田伯光有什么来历?他是怎么成为采花大盗的?

时间:2021-08-04 13:19:09 作者:admin 12394
少爷骑下人

田伯光有什么来历?他是怎么成为采花大盗的?

田伯光幼年父母双亡,七岁时遇到两位风尘异人,在考验了他的品性之后,传授给他轻功和快刀。二十岁时,田伯光与顾长风、林霁和白月四人结识,组队行侠仗义,赢得了“光风霁月”之名。

后来,顾长风为和心上人林霁结合,竟然设计诬陷田伯光,使其担上了“淫贼”之名,被迫远走异乡。经此一事,田伯光自暴自弃,流连花丛,无意中又被诬为“采花大盗”,遭到众多武林正义之士的追杀。

少年奇遇

田伯光出生于陕西蓝田的一个村庄,三岁时父母就因病双双去世,所幸村里民风淳朴,轮流照顾田伯光这个可怜的孤儿。就这样,田伯光吃着百家饭,慢慢就长大了。

田伯光九岁的时候,有一天在村口玩耍,遇到一个衣着邋遢的老和尚。那和尚眉毛胡子都是雪白,脚下却是健步如飞。田伯光心中好奇,便一路小跑跟随着老和尚,不知不觉走了近两个时辰,直到一座直插云端的高山出现在眼前,正是著名的天台山。

此时已经是黄昏时分,那老僧回过头来,对田伯光说,你小子脚力不错,竟然跟了我这么久。这样,明日清晨你给我买一张蓝田有名的葱花大饼,中午前送到山顶二道庙,必有回报。说完给了田伯光几个铜钱,打发他回去了。

第二日清晨,田伯光早早来到集市,从张麻子那里买了一张新鲜出炉的葱花大饼。老和尚给他的前足够买两张大饼,田伯光本想给自己留一张,但想了想之后,又拿着剩下的钱到了刘屠户的猪肉铺里,买了一大堆猪脾猪肺,便拔脚往云台山走去。

田伯光走了一个多时辰,经过一片山林时,突然窜出一头野猪,气势汹汹的向他扑来。田伯光急忙取出猪脾猪肺,往远处用力一扔,那野猪闻到生肉的气味,便转向远处奔去。田伯光抓紧时机,一溜小跑而去。

小孩子腿脚轻快,不一会儿来到了山腰,眼见一条瀑布垂挂,在下面汇聚成一个小潭,小潭满溢流出,又变成一条小溪,淙淙流淌。田伯光感觉有些口渴,便把包袱放在一旁,俯身掬水喝了几口。正准备上路,忽然发现包袱不见了!

田伯光心中焦急,那包袱并不值钱,但里面有他给老和尚买的大饼,中午要送不到二道庙,到时自己该怎么面对老和尚呢?田伯光在附近的石缝、草丛中找了几遍,始终不见包袱的踪影,额头上不禁冒出一层细汗。

这时,小潭边突然传来一个声音,问田伯光是否在找什么东西。田伯光循声看去,只见一个身穿蓑衣的中年,手里拿着一个抄子,正在小潭里打捞着什么。田伯光大喜,说我丢了一个包袱,里面是一张大饼,还请伯伯帮我找找。

那渔夫哈哈一笑,说这有何难。抄网随意的在小潭里兜了一下,便捞上来一个包袱。渔夫打开包袱,其中却是一个银饼,和田伯光清晨买的葱花大饼,形状大小非常相似。那渔夫问田伯光,他所丢失的是不是这个银饼。

田伯光心中暗暗称奇,他从小缺钱,知道这块银饼价值不菲,换成口粮,估计能让他吃上三年五载,不禁有几分心动。但他转念一想,自己接了老和尚的钱为他买饼,这件事还没完成,怎么可以在这里贪图这不义之财。想到这里,便摇了摇手,说这不是我要找的饼。

那渔夫见田伯光面上稍露犹豫之色,目光迷离,但很快转为坚定的清明,心中赞叹。接着他又用抄子在小潭中随意一兜,又捞上来一个包袱,然后从中拿出一个与方才的银饼一样形状的金饼,问田伯光丢的是不是这张金饼。

田伯光知道这张金饼,价值是银饼的数十倍,如果得到这张金饼,他就不用再寄人篱下吃百家饭,而是可以自己建一座房子,买上几亩地,从此衣食无忧。他自觉口中似乎有口水流下,下意识的抹了一下嘴角。但突然想起村里的秀才说过的一个成语,叫做“一诺千金”。眼前的金饼虽大,但也到不了千金,自己为了它不守信诺,怕是不值。于是便又摇了摇头。

那渔夫见田伯光不为金银所动,心中赞叹不已。他用手向田伯光身后一指,说你的饼就在那里。田伯光转身一看,果然看到自己的包袱就在身后,大饼也在里面。他想回头感谢那位渔夫,却发现他已消失不见。刚才的一切,就仿佛做了一个梦一般。

田伯光心想,那渔夫莫非是狐仙神怪一流,特地来试我有没有仙缘,要真是的,我可就亏大发了。接着他用力地摇了摇头,将这些古怪的念头抛到脑外,转身上路。

接下来的路程无惊无险,只是田伯光体力消耗得很快,动了几次要吃大饼的念头,但很快就被他压制了下去。

一个半时辰之后,田伯光终于来到了二道庙。庙门前广场上有两个人正在等他,一个是昨天见过的老和尚,一个却是刚才的那个渔夫。此时,田伯光心中雪亮,那渔夫果然是在考验自己,幸亏自己没有贪图金银,否则怕是错过了这段机缘。

快刀轻功

老和尚对田伯光的表现非满意,他对田伯光说,渔夫是他的师弟,两人见他骨骼清奇,准备收他为徒,于是便设了这样一个局,来考验他的品性,如今田伯光已经通过了考验,是否愿意拜师学艺。田伯光自然千肯万肯,当下跪地磕头,行了拜师之礼。

接下来的日子里,田伯光便跟随着这两位异人学艺,这二人也不告诉田伯光姓名,只让他称大师父、二师父。大师父教田伯光的是一门刀法,这门刀法的宗旨只有四个字,便是“先发制人”。刀招配合刀诀,都是简洁为上。不管敌人如何出招,我总比他快上一分半分,便让他只能变招抵挡,立于不胜之地。

二师父教田伯光轻功,要求他在山林中修炼,第一个阶段,是如猿猴一般,借助大树、藤蔓,最大程度的借力,节省自己的力量。到了第二个阶段,仍然要尽可能的借力,不过这就要仔细体会天地之间的气流波动,并随之内调气息,外调身形,直到能够做到随气而起,随风而动。

如此三年过去,两位师父见田伯光已经基本掌握了快刀和轻功,便告别而去。临别之际,田伯光问师父自己是否要在这二道庙出家,大师父笑了笑说,你的确与佛有缘,却不是今日,而是在三十年后。你要记住“僧尼一家,令狐为媒”八个字,那个时候你就该出家了。

三十年后,田伯光因为调戏仪琳,和令狐冲赌斗,后来仪琳的父亲不戒和尚出现,要逼田伯光出家。田伯光欣然接受了命运,完全没有想过报复不戒和仪琳。正是大师父告诉他的那“八个字”之功。

接着再说回少年田伯光,二位师父走后,田伯光又在二道庙练了七年,自觉刀法和轻功已经大成,便下山闯荡江湖。

光风霁月

田伯光刚来到山下,便听得前方树林之中一片刀剑交鸣和喊杀之声,他飞身来到一个大树之上,查看情况。只见有二十多个骑马的精膘汉子,把一男二女围在中间。这些汉子脖中、腰间和马鞍上都是金银财货,不想可知是一群刚劫掠得手的马贼。

那一男二女衣装光鲜,出手颇有章法,虽被众多敌人围住,剑法却是丝毫不乱。只是他们显然是经验太少,在如此危急的情况之下,犹自不愿意狠下杀手,导致敌人士气高涨,包围圈越来越小。

田伯光旁观者清,知道这三人若一直如此打法,怕是早晚会为敌所乘。他自小吃村民的百家饭长大,对这些马贼深恶痛绝,于是大喝一声,自树上跃下,在半空中刀已出鞘,落地之时,已划过一个马贼的半边身子。那马贼根本没机会抵挡,便倒地不动了。

马贼见敌人有高手出现,便组织了六名好手,来围攻田伯光。但田伯光快刀已成,已臻至准一流高手的境界,哪里是他们几个小鱼小虾所能抵挡的?只见刀影过处,马贼纷纷人仰马翻。那一男二女见田伯光如此辣手,都觉得风头不能都让他占了去,于是下手也重了起来。整个战场形势逆转,马贼一一倒下,转眼间已只剩下四人。

马贼中的头目武功见高,座下马匹也好,他趁手下缠住了一男二女,纵马就跑,进入密林不见。那一男二女料理了剩下的马贼,正在可惜让头目跑了,就见一个人从密林中纵马而出,手中提着一个头颅,正是马贼头目。

四人相视一笑,互相报上姓名。原来那一男二女,都是近年来云台山一带的少年高手,男的叫顾长风,二女中有淑女气质的叫林霁,小家碧玉的叫白月。这三人是接了官府的告示,组队来杀马贼。

那顾长风待人接物十分老练,他带着田伯光和二女,把马贼身上的财物都一一搜刮干净,然后全部分给了附近的村民,赢得了一片好评。

接下来,四人在酒楼畅饮一番,都觉得意气相投。顾长风提议,此后四人共闯江湖,作出一番事业,而且,他们可以从各自的名字之中各取一字,成立“光风霁月”组合。田伯光和林霁、白月纷纷表示赞同。

此后三年间,四人在终南山一带行侠仗义,扶危济困,“光风霁月”的名号威震江湖。另外,四人之间的感情也日见深厚,顾长风和林霁更是有了白首之约,田伯光和白月之间也互相倾慕,只是还没捅破那层窗户纸。

阴谋秘计

然而,愿望是美好的,现实却是残酷的。林霁一家是名门大户,父亲林半城曾经做过侍郎,在武林和官场上都是一个大人物。林半城只有林霁一个女儿,向来视作掌上明珠,对女婿的要求更是非常严苛。顾长风武功虽然不错,但家世与林家比起来,不啻于云壤之别。是以林半城对于顾长风和林霁的婚事,一直都是坚决反对的态度,不留半分余地。

这一日,顾长风心情郁郁,便拉着田伯光一起喝酒,两人从傍晚一直喝到月上中天,田伯光不胜酒力,伏桌睡去。待到他悠悠醒转,竟发现自己外衣已除,正躺在一张闺床之上,旁边还有一个女人,却是林霁!

田伯光大吃一惊,慌忙起身穿衣。刚穿好衣服,便听见一阵急急的脚步声逼近,接着门被一脚踹开,林半城目光似要冒出火来,也不说话,举剑便刺。田伯光有心解释,却被林半城逼得开不了口,只好抓住机会,窗户中跳了出去。

田伯光落地之后,拔腿就跑,却不防撞到一人身上,一看是顾长风。顾长风低呼一声“快跑”,然后假意与他交战,却带着他走出了迷宫般的林府,然后装作追之不及,大骂了数句。田伯光施展轻功,一直奔跑到三十余里外,直到了一个荒僻之处,才停下来回想今日之事,只觉得其中似有一个大阴谋,却又百思不得其解。

第二日,田伯光稍稍易容,回城打探消息。在一处茶楼,客人中的谈话中得知。昨日,身为“光风霁月”之首的田伯光,竟然趁醉进入林霁的闺房,欲对其进行轻薄,后被林半城和顾长风发现,将其赶走。顾长风表示,与田伯光割袍断义,再相见时必定杀死这个“淫贼”。至于林霁,无论她是否清白之身,自己都会不离不弃,非她不娶。

田伯光至此已完全明白,从自己被叫去喝酒之时,已经堕入了顾长风的计策之中。

这个计策的毒辣之处,在于顾长风的良好家教颇有口碑,相反自己却有些放浪形骸,且无父无母,没有人会相信自己被人陷害。顾长风放走自己,恐怕也不是为了两人之间的情义,而是自己跑了之后,更加坐实了“淫贼”之名。而林半城也会因为女儿有了这个污点,不得不放低要求,将女儿嫁给顾长风。

万里独行

想到这里,田伯光哑然一笑,原来自己还真的把“光风霁月”当回事,想融入人家的圈子,结果却变成了人人喊打的“淫贼”。想到林霁对自己还算不错,不知道她有没有参与其中。自己若找顾长风报仇,怕是会伤害到林霁,还是算了。

就这样,田伯光从一个少年侠客变成了“淫贼”。后来,很多女人被他这个“淫贼”吸引,和他有了鱼水之欢。但田伯光从不为谁停留,于是在他离去之后,就被这些女人骂为“采花大盗”。

于是,曾经“光风霁月”的田伯光,变成了“万里独行”、“采花大盗”。

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,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,未作人工编辑处理,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,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,并提供相关证据,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。

相关推荐